首頁 > 言情小說 > 陳毓華 > 惡魔妻 > 第十九章
選擇背景顏色︰
選擇字號︰

小竅門︰按左右鍵快速翻到上下章節

惡魔妻 第十九章

作者︰陳毓華

    【第十章】

    燈熠熠,卻無一絲的暖意。

    爾雅殿里的下人都被遣了出去,包括小喜子。

    「你瞧,父王賞給我鳳袍呢,他還允許我可以叫他父皇,我好興,高興得說不出話來了,皇帝是爹呢。」抱著那件只有太子妃能穿上身的翟鳳含珠攢金芙蓉袍,汾璽玉爰不釋手,雖然觸手的金線粗糙得像是會割人的手,她還是摸了又摸。

    她一生無名無分,卻在現在得了這麼件東西,那表示她那公公是認了她這兒媳的吧?跟著鳳袍一起來的,還有她已經吞下的毒藥。

    一手毒藥,一手賞賜,帝王作風。

    「要這種東西做什麼,想收買人心,已經來不及了。」抽掉她手里的衣裳,蹂躪,丟在地上。

    汾璽玉也不看那件袍子,偎在君無禱的肩頸窩里,只覺得渾身的力氣好像快被抽光了,額頭如炭,身體如冰,手腳快要不听使。

    她的身子一點一點變沉。

    「跟你在一起我好幸福,唯一可惜的是沒有替你生下一男半女,我們甚至連培養感情的時間都少得可憐。」她嘆息。

    怎麼听起來像是遺言?

    君無儔緊繃的臉突然龜裂,猛然撬開她的嘴,嘶吼,「你剛剛支開我的時候吃了什麼?」

    「你吼人,還這麼大聲,我都要耳聾了。」

    「現在還管它耳不耳聾,我去宣太醫!」他連聲音都是抖的。

    「不要。」她拉住他的衣領。

    一動就痛不可遏,她好怕痛啊,可是為什麼這時候卻希望可以痛久一點,那麼她就可以多看他幾眼,把他的臉鐫在心底。

    無力阻止的痛像成千上萬蟻蟲啃嚙著君無儔,他眼眸暗沉,極是動怒,太陽穴上的青筋幾乎快要爆裂開來。

    「我一定要讓太醫把你治好,你……不可以,你忘了我們一起咬嘴巴的快樂了嗎?」

    她臉上浮起一抹虛弱的微笑。

    是啊,那日子真美。

    「我不會放過你的,就算你下地獄,我也要追下去。」

    「為什麼大家都認為我會下地獄?不過,無所謂了,不管去哪都比這里好。」他們都說她是災星,可是她做了什麼壞事?

    她是惡人嗎?她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?都沒有對吧?

    真正的災殃是叵測的人心引起的,跟災星本身無關。

    那麼她可不可以化成一縷無憂無慮的風,只要能看顧他就好?

    「不要救我,不要……記得我……」

    「偏不,你一走,我馬上下去陪你,咱們從一開始就拴在一起了,那就別想再扯清楚,這輩子誰都不許走。」

    他要恐嚇她,威脅她,甚至讓她不安心,那麼……今生多欠她一些,來世才容易尋她。

    承認留不住她,這比什麼都讓他心如刀割。

    她伸出無力的手掌摑了他,卻又無力地滑下,她已經氣若游絲,眼神也失去焦距。

    她……听到鐵鏈拖曳的聲音……

    「不要忘記……你是……太子……你有你的責任,得把責任盡了,才許你……來找我。」說完,她靜靜地合上了眼。

    所有的愛恨都在這一瞬間落幕了——

    君無儔听見自己心上皮肉綻開的劈啪聲,壓抑、沉痛、狂癲的哭聲旋即從爾雅殿里傳了出來,穿透夜空,令人不敢傾听。

    後來、後來,整個皇宮盛大地辦了一場禳災、祓模水陸法會,祈求皇宮無災無難,百姓安居樂業。

    至于效果如何,是真的祭慰鬼神還是安撫人心,這對君無儔來說已經毫無意義。

    他遵照了以前的諾言,將她葬在皇家陵墓,旁邊留著他百年後的位置。

    他不會死,他會听話,會把汾璽玉臨終的話一樣樣實行後再去尋她。

    他恢復得很快,表面上什麼事都沒有發生過,即便燕宰相真的懼怕他的追殺,趁亂遞上折子告老還鄉。

    即便,燕蘭燻日日恐懼他的秋後算賬,夜不成眠,已經略帶瘋癲。

    即便,自己連根拔起,已經從鑾城銷聲匿跡的汾氏一門。

    君無儔只是瞧著,毫無追殺的意思。

    可是,他的模樣讓人無端端地,打從心里頭驚駭。

    他的人仿佛挾帶著無聲的悲鳴,帶著一種清醒的瘋狂,他笑的時候不是真的在笑,他,再也不會有真正的表情了。

    相帝在此時下令要他領西北兵馬,去守東南邊關。

    他一絲考慮都沒有,欣然答應。

    臨走那天,他去見君昀常,開門見山就說︰「把那幅橫條字賣給我,隨便你開價錢。」

    看著他那已經被折磨到消瘦憔悴的臉,君昀常咬著牙,「可以,可是我有條件。」

    「說。」

    「你登基以後,要保我一世平安。」

    大哥的瘋狂已經清晰可見,他得替自己找到免死令牌。

    「成。」

    他的身邊沒能留下玉兒的任何墨筆,他沒有給過她任何自由舒心的日子,可是不管他如何自責,她都不會回來了。

    這是唯一可以看出她曾經在人間的痕跡,他不能把它留給一個外人。

    又是那空洞的眼神,君昀常連忙去書房把他已經裱褙過的字帖拿出來。

    君無儔三兩下拆掉邊框,把字帖卷成卷,就走了。

    他走得堅決無情。

    君昀常看著空無一人的小徑,浩然長嘆,眼底滿是蕭索。

    君無儔帶著軍騎營的兩萬兵馬來到邊關。

    他與將士同飲同寢,得將士愛戴,另一方面治軍嚴明,不動百姓一絲一縷,因為如此,將士發誓保家衛國,邊境有了好幾年的樣和。

    他還先後在青鑾十八年、二十一年攻人琢、聱國,迫使兩國簽訂和平條約,並招降邊關數十游牧民族,更于二十四年再掀征戰,奪鋂,西方茸疆,統一了北南西了。

    邊關捷報頻頻傳人鑾城,戰報被百姓們貼成了公告四處發送,舉國都知道他們有一個驍勇善戰的太子。

    青鑾二十六年,相帝薨天,他趕回來奔喪,並且在百日後登基為皇,稱貞帝。

    坐上帝位的他致力農耕,因為他知道稅收與糧食充足,就等于掌握國家的經濟命脈和國庫空盈。

    好幾年後,四方糧草皆滿,家家有余糧,國家富強康樂。

    人人稱頌他的功績,卻沒有人明白他坐擁天下、卻保護不了自己最愛的苦,沒有人明白他權傾天下、卻報不了仇的無奈。

    漫長的歲月里,他就這樣一個人獨自孤獨地走著。

    他讓後世津津樂道的,不光是他建立空前的宏圖霸業,還有他的婚姻,他終生未納妃,除了他登基後追謚的玉兒皇後,沒有任何女人。

    這樣的男子,只有這點就夠讓歷史記住了。

    現代。

    東區里開著古董店,很格格不人,斑駁的店面看起來搖搖欲墜的,倒店指日可待。

    它連招牌也沒有一個,不小心經過的人先是發怔,然後看著櫥窗擺著的筆墨紙硯,又一頭霧水地走了。

    這年頭,所有的新新人類都在用MSN、聊天,就連信也沒人會寫了,誰還喜歡毛筆啊硯台這些老古董?

    沒人賞臉,老板也不甚在意。

    不過一向只有迷路的螞蟻會進來的店,門難得被打開了。

    「我說無儔,門是門面,你好歹也上個油,客人上門听到這聲音以為進了鬼屋。」

    空氣不髒,反而彌漫著一股典雅的墨香、書香,還有真正古董散發出來的風雅。

    沒有聲音,沒人理會。

    這里,只有真正識貨的人才會來。

    那個叫無儔的男人佔據了整家店陽光最充足的地方,他躺在涼席上,閉目養神,肚子上放著一本攤開的線裝書。

    他最特別的是那頭比女人還要美麗的頭發,蜿蜒著,如同活在悠久歷史里的一個影子。

    來人他熟到不行,熟到不理他都能在他的店里混個半天。

    果然,狗不理的項元嘯已經熟門熟路地進了廚房,自己泡茶喝了。

    在無儔這里是沒有咖啡那種東西的。

    听著那只暴龍在里面乒乓翻攪東西搞出來的噪音,他轉回頭,卻看見一張瓜子臉就貼在他的櫥窗上,跟著另外一個女生一直指著櫥窗里的物品嘰嘰喳喳說個沒完。

    那眼,那眉,那小嘴……

    他如遭魔障地起身,就連線裝書掉了也沒感覺。

    「小繪你看,湖筆、徽墨、端硯、宣紙,文房四寶中的上品呢。」她的聲音有著燕子呢喃的輕軟。

    「不會都是假貨吧?這年頭哪還有真的東西會擺在這里給人看,沒保安,沒防盜,更何況我听說像這些東西因為原料很難取得,很久以前就沒有真品在市面上流動了。」

    「可是我看起來都好親切喔,筆筒筆洗墨床墨匣鎮紙水注硯滴硯匣印章印盒……小繪我統統都好想買!」

    「拜托,我的大小姐,今天難得公司休假,我們是要去KTV的路上好嗎?要是遲到,那群青春老女人又要裝模作樣說我們沒有時間觀念,草莓、奇異果啦。」

    爾雅正要被小繪拖走,然而一只修長白皙的手就這麼剛好地伸到她面前來,渾拿心托著硯台。

    「廣東肇慶的端硯,質地細膩,潤澤淨純,你摸摸看,是不是像我說的那樣?」無儔很少說話,可是他的聲音听在爾雅耳里,不知怎麼卻有股熟悉的感覺。

    雖然^好啦,她對這個人的穿著有點不敢恭維,就算他對古裝情有獨鐘,還留著一頭美麗的長發,可是,現在是盛夏耶,他穿著長衫,不熱嗎?

    她真的摸了那硯台,臉上浮現驚喜。

    「蕉葉白,我在書上有看過,它這一抹就叫蕉葉白,是端硯石才有的特質?」

    他點頭,露出一種久違的溫柔,一種痛楚的渴望。

    「要進來嗎?我介紹封了官職的文房四寶給你認識、認識。」

    小繪拉住她。

    「別去,一定是騙人的。」

    爾雅看著無儔的眼楮,她才二十出頭,不懂他眼里流動的是什麼,可是她能確信,他沒有惡意。

    「你陪我一起進去。」

    「好吧,誰讓我們是死黨。」看起來歌是沒得唱了,等一下打電話通知那些人吧。

    屋里頭的項元晡看著無儔居然從外面帶兩個女孩子進來,訝異地挑了挑眉,沒吱聲。

    可是小繪卻像追星粉絲般地先是捂住嘴,然後驚跳尖叫。

    「你是那個輪胎五星級飯店的神廚對不對?你為什麼會在這里,你不會也是來買紙墨吧?」

    他看著眼前整張小臉都在發亮的小粉絲,又看了眼已經全副精神都在那個穿櫻花連身小洋裝女孩身上的無儔,綻出了無人可以匹敵的迷人笑容。

    「就是我。」

    無儔感激地朝他投遞一個眼色過來。

    他聳肩,沒辦法,誰讓他們是弟兄。

    「古時候的人不僅給它們取名字,還給它們封了官職。拿筆來說,筆桿多以竹管做成,用時要飽蘸墨水,所以有中書君、管城侯、墨曹都統、毛椎刺史這樣的稱號。墨呢,多以松煙制成,所以有松滋侯、玄香太守這樣的稱號,至于,紙……」

    店里頭折射著幾束陽光,爾雅有一半的臉潤澤在光亮里,她听得專注恍神,烏黑美麗的眼就像千年前。

    帶著舊的記憶輪回不是好事。

    無儔就是這樣的人。

    每一世他都命令自己要忘記那個跟他錯過又錯過的女子,可是在每一世的臨了,他都會在自己胳臂內側刺上她的名字,要自己下一世不要忘記。

    他不能忘,不想忘,他要在無盡的輪回里始終記得她,記得那個他負了她的女子。

    幾世過去,那刺青居然變成了胎記。

    初生嬰兒的他只有一小坨的青胎,可是等他度過少年、青年時期,那刺青就會像一個隨著他成長的少女逐漸清晰明白,他舊時的記憶也就會跟著回來。

    有沒有喝孟婆湯,他不記得了,當然,因為他曾經稱王的那一世堆積了太多大善德,神明也通情達理的,于是,暗中做了手腳,給他十世的舊時記憶,讓他帶著那些過去來尋找不知道輪回到哪去的汾璽玉。

    這一世,在他還沒絕望之前,感謝天地,他終于找到她了。

    「我想你要不要把頭發修短一點,這樣的你會更帥。」出口,爾雅才知道自己唐突地說了什麼,立刻不自在地紅了臉。

    「好,我明天就去剪,不過剪好了你要來看。」他的眼亮晶晶。

    「呃,我就在這附近上班,下班後應該可以。」

    「我等你。」

    為她許願蓄的發,終于可以落地了。

    我的愛,歡迎回家。

    【全書完】

    注︰相關書籍推薦︰

    1、東方幫之一《東方妻》;

    2、東方幫之二《新鮮妻》;

    3、東方幫之三《惡魔妻》;

    4、東方幫番外篇《東方家的那口子》。    

上一頁返回目錄頁下一頁單擊鍵盤左右鍵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頁
桲齪